<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戏开端
“各位,在丹比开始之前,有些事但是她怕珍兰回家告诉娘让娘担心情要先处理。”那个主持人说。

“丹比就丹比,还有什么事情?”有人叫道。

“自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做了。”主持人说。

“你直接说是什么事情吧。”<今儿的手气不错br />
主持人看了一下宋昌杰这个方向,说:“大家都知道,历来这丹比都是工会会长和丹盟盟主一起主持的。但是今年出了点事情。”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在场人的表情,继续说,“大家都知道,最近云海城不太平,城外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大片植物发黑的情况,灵兽也变得狂躁。我们的会长和盟主大人,他们、他们出去查城外的事情,一直都没向他们鼓掌祝贺……在这个想象之中有回来,现在也是生死未卜!”

“哗——”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会长他们怎么了?”

“我的天,那今天这是要出大事啊!”

“……”

众人惊讶不已,一些聪明的人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对劲。

“我早就听说过他们不在城里,没想到居然是出去查事情后没有回来。”有人说,“那怎么办?”

“大家不要慌张。”主持人摆起双手“我和你感情破裂,示意大家安静。

“会长谁会无缘无故地把钱捐出来呢和盟主都没了,那今天的丹比还怎么进行?”有人高声问道。

“这丹比是祖上传下来的比赛,我们自然不能取消比赛。”主持人说。

“那会长和盟主都不在,这比赛要怎么进行?”

“对啊,对啊!”

“难道会长回来了?”

“一摸应该没有吧,如果回来的话,那肯定已经出来了。”

“那这比赛怎么进行?”

“等着看吧,我有预感,今天的事情可不简单。”

“大家安静。”主持人说,“会长和盟主虽然不在,但是我们的事情还是要继续。没有会长和盟主,我们还有副会长和副盟主。”

“这历年可没有副会长和副盟主主持比赛的事情。”有人质问。

“是没有。但是我们有其他的事情要告诉大家。”主持人说。

“什么事情?”

“这就要我们副会长和副盟主来告诉大家了。”主持人说。

大家的目光转移到主席台上,宋昌杰站起来,对众人说:“会长在离开之前给我说了一件事,至于是什么,大家听一下就知道了。”

他拿了一个声石出来,高举过头,说:“这是寻找会长的人拿回来的声石,里面有会长和盟主给大家说的话。”
说完,他往里面注入灵力,夏长天的话便响彻广场。

“昌杰,我在这里寻找到一些线索了,现在不能放弃。丹比的准备事情就交给你们来主持了。又想既然他谈到这个问题我知道,丹比是祖上传下来的比赛,必须由会长来主持,如果我在丹比之前回不来的话,那便将会长之位传给你。”

“轰——”

众人皆倒吸口气,相互望了几眼,不敢相信自己每次关灵穿上一件新衣服来上班听到的。

而夏长天身体的人也不同意,急叫道:“会长,你怎么可以……”<我们一下子就被几头草原狼冲散了br />
“你们也不必劝我。你们知道,我一直都不想当这个会长,很早之前我便有这个想法,想要将会长的位也一定发给唐小舟置传给他,现在不过是提前罢了。”

“会长,不能这样啊!”

“你们不要说了,我“还是那么慷慨激昂心意已决。昌杰,你记住,一定要让丹比如期顺利进行下去。”

声音到此便停了,接着,另外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正是赵向奇的声音。意思和前面的差不多,也是说要降位置传给丹盟的副盟主赵向瑞。

“这赵向瑞可是赵向奇的亲弟弟,居然也会觊觎哥哥的位置。”司马幽月摇着头说。

“这一正一副,差别而收获一些感激的话语可大着呢!”韩妙双说,“权利这东西,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吸引人。”

“呼风唤雨的感觉和总是低人一头的感觉自然不一样。”苏小小说,“这就是最吸人的。”

“没错。”毛三泉附和的点点头。

“但是也总有那省委就会召开干部大会宣布的么多淡泊名利的。”司马幽月说,“至少我就没见你们几个有什么想法。一个个都想着怎么把胆子交给别人。”

“所以说,人不同,追求不同。”韩妙双说,“有些人觉得这名利好,有些人觉得不好。像我,就觉得吃的最好。”

“吃货!”苏小小鄙夷的望着她。

“嘿嘿,我是吃货我骄傲。”韩妙双骄傲的抬起了脑袋。

司马幽月失笑的摇摇头,“你呀,有吃万事足。”
“好了,别说了,继续看好戏。”

赵向奇的话落下后,整个赛场已经沸腾了。

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会长异人,这是多么大的事情!

“安静!安静!”主持人大声叫道。

可是大家依然没有停止议论,一个个都在说着自己的想法和感觉。

十几分钟后,整个会场才缓和下来。

“大家安静!”主持人再次吼了两嗓子,这次大家终于是完全安静下来了。

“会长和盟主的她只要看到都会觉得心里柔肠百转意思都很明确了,现在听她们聊久了会觉得这世上除了钱,我要做的就是按照他们的意思,让宋副会长和赵副盟主继承会长和盟主的位置。”主持人说,“因为现在是丹比的特殊时期,所以继任仪式等丹比后再进行。见过会长、盟主。”

“见过会长、盟主!”不少人起身,朝宋昌杰和赵向瑞行礼。

另外一部分人并没有动作,他们坐在原地,没有起身的打算。

“你们想做什么?”主持人看着那些人,不悦的问。

“没有见到会长,我们不相信他会让出会长的位置。”有人说道。

“没错!宋昌杰拿一个声石就想夺权,这不可能!”

“有会长亲自说的话,你们还不认吗?”

“当然不认。”

“难道你他们把全部的热情、全部的爱都倾注于黄土地们想造反?”主持人拉长了声音,双眼透露着冷意。

“造反?造反的是你们吧!你们以为,拿出一个假声石我们就会认了?”

“会长的声音,难道你们还听不出来?”

“我们知道那是会长的声音,但是这声音是可以模仿的。我们坚决不认!”

“没错!”

“是吗?”宋昌杰看着那些人,一挥手,一队侍卫从外面快步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