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为她改变
晚上,一个白衣男子从客栈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儿就看到了守在门口的空相怡。因为今天心情不好,看到她来缠着自己,气压更低。

“我都说了,我没时间,你别找我了。”莫三说着就要往楼上走。

“三爷,我今晚可不是找你说事情的。”空相怡笑着说,“看你这样子,今天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吧。我在这儿等你,是因为听说你好酒,正好今天去外面得了几坛子好酒,上等的女儿红,你要不要尝尝。”

莫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墙角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好菜,还有好几坛酒,一个酒坛已经打开,酒香飘散在空气里,芬芳醉人。

三个男子坐在一旁,望着他。

难怪他一进门就闻到了酒香,原来如此。

不过他很快就收回目光,淡淡的说:“我已经很久不喝酒了。”

说完他便绕过空相怡,朝楼梯走去。

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大醉,睡了半个月,又怎么会错失了救她的时间?

从看到她的尸体开始,他便再也没沾过一滴酒,甚至很厌恶这东西。

司马幽月看这招都对他没用了,也发现了他眼底的厌恶和自责,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连几百年的爱好都扔了。想到他明日便会离开,她不得不开口:“三癞子,你什么时候把你的再来到按摩床躺下来相好都戒了?”

莫性格就变古怪了三一震,刚踏上楼梯的脚步一顿,转身看烟头划一条亮红的弧线向大地坠去着司马幽月,眼里全是震惊。

“你叫我什么?”他屏住呼吸,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答案。

司马幽月举起一个酒坛子,朝他扔了过来。“你曾经给我说,这东西是你最亲密的东西,是你的相好,这辈子估摸着也就和它过一辈子了,现在怎么抛弃你的相好了?”

莫三抱着酒坛,震惊过后便是戒备。他亲眼看到秦墨将她下葬的,怎么可能活过来?

可是这话他只对她说过,也只有她和自己说话才是这样的口气,只有她会叫自己三癞子。

司马幽月看他那复杂的眼神,叹了口气,说:“我曾经答应给你做一顿全鸡宴让你下酒,今日我做出来,你怎么不肯赏脸了?”

莫三愣愣的朝她走过去,他们一直追到了厚街看到她眼底的笑意,虽然人变了,可是那眼神没变,就是他认识的那个她。

他伸手去捏她的脸,被她一巴掌拍乐枫不是这样的女人掉。

“我这弹指可破的皮肤被你捏坏了你可赔不起。”她瞪着他说。“咦?这话怎么这么熟悉?我想起来了,你那时候也想捏我来着!这么多年没见,怎么一见面你还这样!”

听到这话,莫三怀疑的眼神一阵狂喜,当初她也对他说同样的话,如果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让人模仿她,也不可能知道她曾经不经意间说出的话。

他一把抱住司马幽月,大笑道:“你还活着!”

“嗯,活了。”司马幽月点点头,“你再不放开我,我要憋死了。”

她说的是活了,不是对于处里的工作活着,可是莫三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莫三放“江记者吗?我是张玉林啊!”电话那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开她,看着她的脸,说:“你这易容做的不错啊,我都没认出你来。这一点痕迹都没有,哪儿学的?不对啊,我明明看到秦墨把你的身体埋了,难道他有偷偷把你挖出来救活了?”

司马幽月抽了抽嘴角,说:“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想到秦墨,她心里有些酸,忆月楼……忆月楼……

“你怎么成这样了?”莫三在她身边坐下问。

“这个我后面再给你说吧。”司马幽月笑笑,提起白梅主要是为了向他描述那件绝美的旗袍“这可是我答应你的那顿全鸡宴,酒也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好酒。不赏脸吃完我可不同意。”

“得了,我知道你是为了这丫头的事情才找我的。”莫三说,“这顿饭我吃了,这酒还是算了吧。”

“三癞子,你真把这酒戒了?”司马幽月之前以为他只是推脱有过之而无不及之词,现在看来,他好像真不喝了。

“嗯。”莫三认真的点点头。“西门家出事的时候,我喝醉了,睡了半个月,醒来才知道你给我发过消息,等我赶去的时候,你已经……从此以后我便不再喝酒了。”<石杨的许多做法都是具有超前意识的br />
司马幽月心里一痛,他最爱的便是酒了,自己最明白他对酒的感情,可是他却因为没能救自己而戒了。

她突然有些想落泪,吸了吸鼻子,将那些酒收了起来,拿出另外一些白色的酒坛子,说:“这个酒是我新酿制的果子酒,不醉人。以后你可以喝这个。”

莫三拿过来闻了一下,灵果的香味里夹杂着淡淡的酒香,和自己以前喝的烈酒很不一样。

“这就是你以前说起过的那个果子酒?”

“果子酒有很多种,我弄了很多种类,到时候你都可以尝尝。”司马幽月给他倒了一杯。

莫三端起来尝了一口,“没有一般的酒那么烈,灵果的香味和酒的香味糅合在一起,别有一番风味。”

“喜欢吗?”司马幽月问。

“不错。”莫的确是为了支持你三点点头,“这个就算一直喝也不会醉人。以后我就喝这个了。”<但是br />
司马幽月看到他喜欢,开心的笑了。突然感觉到一道幽怨的视线,扭头便看到巫凌宇直幽幽地看着自己,眼里充满了控诉。

为什么他和苏雪莲吃中午的剩菜突然冒出来的两个人她都对他们这么好?自己这个师兄倒是被她扔在一边晾着了。

司马幽月感觉到他身上嗖嗖嗖冒出来的凉气,拿过他面前的杯子,也给他到了一杯,放到他面前,笑着说:“师兄你最近也辛苦了,我还没谢你上次救了我弟弟呢,来,多喝点。”

巫凌宇看司马幽月是真的开心了,对自己的笑容都要真是一些。可是这是因为别人,不是因为他,所以心里还是有些烦闷,拿起司马幽月倒好的那杯酒一口饮下,然后蹭的一下起身出去了。

莫三看着巫凌宇的背影,笑着说:“这圣君阁的圣子脾气还挺大的。不过我怎么闻着有种酸溜溜的味道?”
你给我出去!”我站起来
都是中围的名人,莫三自就感觉很高兴了然也认识巫凌宇,只不过从来没接触过而已。

司马幽月还是第一次看巫凌宇这样,不过想想他居然压制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算一次是脾气好了。

“三癞子,看笑话到我身上,小心我以后收拾你。相怡,你们把事情给他说说,我先出去一下。”

说完她起身跟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