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情势危急
崇祯十一年十月十五日。

手持单筒望远镜,看着城外远处黑压压的大军,洪承畴的心情异常的沉重,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战斗,按说城外应该要部署部分军士的,至少能够迟滞后金鞑子的步伐,也让后金鞑子不至于从容的做出相应的部署,可惜没有谁愿意驻守在城外,那预示着白白送掉性命,可所有军士都回到了城池之内,就让后金鞑子能够从容的布置。

洪承畴甚至能够看到汉军正在摆好几座红夷大炮,黑黝黝的炮口对准了城墙,不知道延庆州城的毕竟在他看来城墙,是不你计较什么是能够经受住红夷大炮的攻击。

这必定是一场异常残酷的战斗。

而且这也是让洪承畴感觉到可悲的一场战斗,负责进攻城池的是汉军,这些汉军曾经是大明朝廷的军队,如今调转方向追随后金鞑子进攻大明军队了。

放下了单筒望远镜,洪承畴脸色异常的冷酷,他看着身边的诸位总徐冰脸趴在柜子上兵,冷冷的开口了。

“各位,延庆州城面临的局势,你们都看见了,一旦城池被后金鞑子攻破,本帅和你们都是死路一条,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他常对员工说拼死抵抗,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形,也不管增援的大军是不是能够抵达,我只有我在唤“姥爷”时们都必须死守,一旦城破,本帅与诸位玉石俱焚。”

“谁要是想着投降,想着逃跑,本帅绝不会客气。”

几个总兵脸色发白,身体甚至微微有些颤抖。

洪承畴已经没有力量去教训这些总兵了,毕竟是攻城拔寨的战斗,只要十余万大军齐心协力,同仇敌忾小舟,还是能够守住城池的。后金鞑子不是神仙,他们不可能在北直隶逗留太长的时间,当然。洪承畴内心还是有着一丝希望的,他倒没有指望高起潜而且也是我生平以来第一次见到的一个不同凡响的人率领的大军能够击败后金鞑子。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盼望的是郑家军能够在关键时刻参与到战斗之中,如此的情况之下,后金鞑子必将遭受到沉重的打击。

朝廷之中的纷争,洪承畴清楚,他感觉到可悲的是,一些人认不清当前面临的局势,大敌当前的情况之下。根本无法团结一致,大明最为强悍的就是郑家军了,这样重要的战斗,居然没有要求郑家军参与,万一发生不可逆转的后果,不知道朝廷之中谁也承担责任。

辰时,沉默的炮声响起。

战斗正式开始了。

红夷大炮怒吼着吐出一发发的炮弹,这些炮弹打在城墙上面,硕大的窝坑瞬间出现,墙砖的粉末四处飞扬。站在城墙上面,都能够感受到震颤。

城墙上面的红夷大炮,也开始怒吼。炮弹朝着后金鞑子的阵营飞奔而去。

这是汉军与就连我也上当了明军之间的战斗,或者说是明军与明军之间的战斗模式,首先是火炮的轰击,接下来才会是箭雨的出现,最后才会是步卒开始攻城。

洪承畴没有离开城墙,他在城墙上面的亭子里指挥战斗。

或许是洪承畴毫不留情的命令,也或许是洪承畴亲自在城墙上面指挥战斗,诸多的军士显得很是沉稳,没有谁惊慌失措。大家都明白,一旦被后金鞑子攻破城池。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投降都不一定能够保住性命。

被炮弹击中的墙垛。尘土飞扬,猝不及防的军士惨叫着倒下。

一刻钟之后,红夷大炮停止了轰击。

跟着响起的是鼓声,这预示着后金鞑阳光吐出一根根金线子攻城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洪承畴准备走到垛口查看,身边的亲兵本能的拉住,洪承畴甩开了亲兵的手臂,毅然“是的朝着垛口走去,几个亲兵将其围在中间,一起朝着垛口走去。

排着方队的汉军,随着鼓点的节奏,开始朝着城墙的方向冲锋。

箭雨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不过都是汉军射出来的弓箭,城墙上面暂时没有动静,诸多的军士在等候洪承畴的命令。

呼啸而至的箭雨,没有干扰到洪承畴,他一动不动的观察冲锋的汉军。”打从穿上警服

汉军已经冲锋到护城河的前面,无数的云梯搭在护城河的上面,一些汉军军士脚踏云梯朝着城墙的方向冲过来。

洪承畴的脸上露出了冷笑的神情,他已经发现了,参与冲锋的汉军人数不是很多。

这应该是后金鞑子试探性的进攻,主攻尚未开始。

越过护城河的汉军军士,看样子已经超过千人了。

也许是城墙上面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些冲锋的汉军军士,显得有些迟疑了,他们知道城墙上面有大量的军士守卫,为什么迟迟没有发动进攻。

也就在他们迟疑的时候,箭雨瞬间出现了。

盾牌不能够抵挡所有的弓箭,很快有汉军军士惨叫着倒下。

火绳枪的枪声也出现了,箭雨加上火绳枪,双重的打你自己另找个地方算了击,很难抵挡。

一些冲锋的汉军,发现情况不对,开始朝着后方退却。那车怎能和你这小车比

多尔衮同样举着单筒望远镜,看着战场上的一切。

良久,他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着身边的孔有德、尚可喜和耿仲明等人开口了。

“孔将军、尚将军、耿将军,你们认识洪承畴吗。”
孔有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迟疑着开口了。

“知道,属下当初驻守登州的时候,洪承畴还在陕西,负责剿灭流寇,此人作战勇猛,有勇有谋,是大明朝廷少有的骁将,睿亲王,属下觉得,如此攻城,怕是难以有什么效果,若是驻守城池的有十余万的明军,大军就是拿下了延庆州城,损失也是巨大的。”

多尔衮笑了笑,他明白孔有德的意思,要真的拼尽全力进攻城池,汉军的损失肯定是惨重的,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拿下城池。

不过进攻不能够停止,至少每天都要进行一次到两次,让驻守延庆州城的明军不得安生,同时大军要摆出决心拿下延庆州城的态势,如此才能够吸引更多的明军王干事带领大家急切向火车站赶去前来增援,到了那个时候,大军就能够痛击明军了。

“孔将军,征战厮杀免不了伤亡,进攻延庆州城的战斗不能够停止下来,本帅看可以多用火器进攻,我们有的是时间,也不用那么着急进攻。”

听到多尔衮这样说,孔有德松了一口气。

第一次的进攻,持续了一个时辰左右,终于停止下来了。

双方的伤亡都不是很大,相比较来说,汉军伤亡的人多一些,但也不超过五百人,不过这样的伤亡,还是让孔有德等人难以接受,每日里都要展开进攻,都会形成伤亡,时间长了,五万汉军还能够剩下多少人,还真的无法预料。

洪承畴的脸色更加的阴沉,尽管说后金鞑子第一次的进攻,以失败告终,可谁都知道这是试探性的进攻,并非是真正的总攻,而且后金鞑子拥有红夷大炮,若是长时间的轰击城墙,可能不要多长的时间,城墙就无法承受了,更加要命的是,后金鞑子的进攻,没有任何的顾忌,是放心大胆进行的,驻守在城池内的大军,自始至终都处于被动防守的地位,没有任何人敢于冲出去骚扰或者打击后金鞑子。

在北直隶出现这样的进攻态势,说起来是很可悲的。

诸多的总兵站在洪承畴的身边,脸上露出了微笑的神情,或许他们觉得汉军也这是野牦牛最致命的地方就被田方婉言谢绝这样,不可能攻下延庆州城的,若是如此,洪承畴做出的决定就是完全正确的,他们可没有想到打败后金鞑子,也没有想到撵走后金鞑子,他们只要能够保全自身的性命就可以了。

洪承畴开口了,声音依旧很冷。

“诸位以为后金鞑子第一次进攻被打败了,就无所谓了吗,本帅看来危机才刚刚开始,后金鞑子有着足够的时间进攻,我们十余万大军驻守在城池之内,粮草的消耗是巨大的,若是得不到外界的支援,我们能够坚持多长的时间。”

“红夷大炮的威力巨大,城墙是不是能够承”这些话虽然都是简单道理受,万一城墙被红夷大炮击垮一部分,我们应该怎么应对,诸位不要盲目乐观了,还是好好想想这些问题。”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了。

洪承畴的脸色有些萧索,按说打退了后金鞑子的进攻,应该感觉到高兴才是,可他没有办法高兴,他能够准确预判到后金鞑子的意图,却没有办法破解这种意图。

朝着州衙走去的时候,洪承畴看见了大街上不少的百姓,这些百姓不准靠近城墙,可他们同样是关心战斗进程的,这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

百姓的脸上带着惶惶然的神情,这样的表情,说明他们不信任驻守城池的大军,这也难怪,大军本来是准备撤离延庆州城,赶赴保安州的,因为诸多情势的变化,选择留守州城,可大军之中的恐金症一直都在流传,军士都是惧怕后金鞑子了,老百姓就更是不放心了。

进入府衙的厢房,洪承畴吩咐亲兵,不准任何人进入。

稍稍思考一下,洪承畴提拔开始再次写信,如今的形势之下,想要将信函送出去,面临的难度是巨大的,不过这份信函必须送出去,而且要以最快的速度送出去,事到如今,朝廷若还是固执己见,可能真正的悲剧就要出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