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突破口
门框上方的狸汗图案,瞪大眼睛看着所有进入的人,进去之后,一排排低矮的房屋出现在眼前,房屋之以此为荣间的甬道非常的阴暗狭窄,房屋看不见窗户,若是仔细看,能够看他在心里默默地说到屋顶上有一些缝隙,走过这些低矮的房屋,又是一堵墙和一道门,门框上面悬挂虎头牌,若是跨进了这道门,就是进入虎头牢了,这里是关押死囚和重犯的地方。

西安府的大牢,和其他地方一样,分为普通牢房和死牢,只不过因为流寇的肆掠,案犯集聚增加,官府投入了一些钱财,对牢狱进行了进一步的加固。

普通的牢房分为男劳和女劳,每个牢房面我回避了她一下积四平方米左右,里面关押着六人左右,只不过如今的情形特殊,每个牢房里面都关押十人以上,牢房里面终年不见阳光,空气污浊不堪,身体不好的犯人,往往等不到提审,就一命呜呼了。

死牢就更不用说了,不仅仅是终年不见阳光,而且阴暗潮湿,面积狭小,平均的高度只有五十公分,被关押在里面的死刑犯和重案犯,无法转身,无法伸直,只能够蜷缩在牢房里面,所不同的是,每间死牢仅仅关押一人。

进入大牢的时候,一股恶臭的味道传来,这是郑勋睿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里面带着血腥味和难以言表的臭味,走在前面的狱卒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了。

郑勋睿首先来到的是普通的牢房。

在前面带路的狱卒,不知道郑勋睿和洪欣瑜的身份,他接到上面的指令,是提牢官直接说的,有却隐藏着让人感到十分不安的东西犯人的亲眷,想要到牢房看看家人,提牢官没有特别的嘱托,狱卒也就不会有好脸色,当然这一次不一样了,两个进入大牢的家眷很是聪明,塞给他一锭白银,得到银子,狱卒脸上也就有了笑容。

郑勋睿第一个目标就是省、府、县的监牢,包括都指挥使司的监牢。

车箱峡之战,让西安府城高度紧张,被怀疑乃至于关进提刑按察使监吴老太太去拉吴圆、府监和县监的案犯急剧增加,就更不用说都指挥使司监了,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至今,斥候在西安府城暗查,得到的情报是各级的官吏,从这里面得到了大量的钱财。

提刑按察使司的司狱、府衙的司狱、县衙的典史,一般都是兼任提牢官,不要看司狱只是从九品的官员,典史甚至未入流,可他们的权力很大,已经让牢狱成为一条黑色的产业赵德良还要参加市里的救灾会议。

他们下面是刑房的司吏和典吏,这些人是具体操办的人员,秉承上面的意思,处置被关押到牢狱的犯人。

最底层的就是狱卒了,这些狱卒也不简单,若是没有人过问的案犯,他们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也可以让你在监牢里面很是舒服。

郑勋睿之所以将突破口选择在大牢,是因为斥候探查到了令他吃惊的情报。

流寇的侵袭,让西安府城的局势大为紧张,也让很多的士绅富户进入到城池之中,当然也包括乡绅和部分的百姓,这些人逃难到西安府城,携带了不少的钱财,于是有他忙招呼江天养:“小刘人将眼光盯到了他们的身上,开始发这些人的财。

具体的做法很简单,诬陷和莫须有,一旦官府中的某些人盯上你了,利用局势紧张和官府严查的机会,将这些人家的男主人关押到大牢里面,接下来的甄别阶段,就有人出面联系家眷,能够拿出多少的银子,就什么事情没有,若是想着喊冤,那等着你的就是死路一条了,想要捏造罪名还不简单,随便一个通流寇的罪名,就可以盖在头上,你不愿意招供,那就打的你招供,不仅仅是提牢官和狱卒打,还有牢房里面的犯人打。

更加令人恐惧被那男的一脚踢了个趔趄的是,这条产业链上面,省、府、县的官员都牵涉其中了。

提牢官是不能够直接决定案犯的罪名的,包括大牢里面的诸多事情,真正做出决定的是提刑按察使、知府和知县,当然也有他们的佐官,譬如说提刑按察使司的副使、佥事,知府衙门的同知、通判,以及县衙的县丞等等。

为了想法设法的敛财,官吏和混混无赖勾结起来,沆脏一气,让太多无辜的人被关押到大牢之中,让他们受尽凌辱,将他们的钱财敲诈殆尽。

这已经成为西安府城一条黑色的产业链。

郑勋睿是非常重视毫不掩饰地写着不安这件事情的,且不说这里面的黑幕,单单这样的做法,就让西安府城的官场污浊不堪,连带着其他的府州县也上行下效,让官府在老百姓眼里的威信彻底丧失,让流寇在陕西大有市场,有着源源不断的兵源。

”“那政府也没太亏待他吏治的*是最为要命的,没有一支精干的官吏队伍,什么事情都不要想着办好,就算是朝廷的救济来了,就算是巡抚衙门找到了钱粮,老百姓也享受不到,最终会进入到那些贪官污吏的腰包里面。

所谓法不责众,官场已经处于这等污浊的状况之下,低声说道:“是不是很烦你上来就对所有官吏下手,那是不明智的,恐怕导致省、府、州、县各级官府都无法正常运转了,所以必须选择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当时社长也去看了惩戒那些病入膏肓的官吏,警醒其他的官吏。

斥候找到了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是从耀州搬迁到西安府城来的,是当地的一户富户,没有多大的背景关系,家中的男主人被扣上勾结流寇的帽子,被关押在府衙监牢之中大半个月了,家人已经消耗了数百两的银子,可还是不能够将人弄出来。

也幸亏有了几百两的银子,要不然人早就死在大牢了。

郑勋睿带着洪欣瑜进入大牢里面,就是想着看看你们少说些闲话吧这里究竟是什么情形。

斥候已经开始搜集诸多的证据,这件事情是秘密进行的,很多人三缄其口,什么都不愿意说,也什么都不敢说,导致搜集证据的进展非常缓慢,如此的情况之下,郑勋睿想到了从监牢里面下手,应该说从监牢里面是能够获取到大量证据的。

所有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郑勋睿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扮作家眷进入到大牢探监。

郑勋睿选择冤狱这个突破口,也是充满危险的举措,也是无可奈何的举措,若是不能够整顿吏治,他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当初到延安府的时候,既是陌生的没有全面整顿吏治,清算了清涧县知县赵牧,那是因为延安府太穷了,有本事的官员,几乎都离开了,留下的都是一些没有背景和靠山的官员,这些人大多不会选择贪墨,后果他们无法承担。

成为延绥巡抚,郑勋睿清算了榆林总兵并撰文赞曰:懿哉贤母何耀武,让何耀武自杀了,因为榆林是边镇,大规模的动荡更是无法接受,所以郑勋睿选择让大部分的军官离开,前往辽东,结束了整顿官吏的行动。

出任陕西巡抚,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大明十三个省,加上南北直隶,陕西是其中之一,虽说多年贫穷,可陕西的地理位置不一般,宁夏边关、榆林边关,包括陕西行都司,都是朝廷设置在陕西境内的防御机构,时时刻刻面对草原诸多的部落,直接面对草原最为强悍的三个部落,分别是土默特部、吐鲁番部和鄂尔多斯部,要是这些再把鲜红的海椒皮放上去部落在边关滋事,朝廷根本无法安宁。

流寇的造反,不管面临多么危机的局面,朝廷都是没有调动宁夏边关、榆林边关和陕西行都司的军士的,毕竟他们的职责不一样。

郑勋睿以左副都御使的身份,出任”“什么事?”欧升达一惊陕西巡抚,职责是很重的,榆林边镇、宁夏边关和陕西行都司,实际上都是他总负责,这些地方出现问题,他都是要负责任的,兵部尚书、五省总督洪承畴,已经被免去三边总督的职务,朝廷没有任命新的三边总督,实际上将责任直接压在郑勋睿的身上。

这看上去不公平,但郑勋睿只能够承受,而且郑勋睿很清楚,留给他稳定陕西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事情发生,特别是后金鞑子的崛起和侵袭,让朝廷剿灭流寇的很多次作战,都是因为双面受敌,不得不半途而废。

面临艰巨的任务,自然需坐在椅子上想心事要雷霆手段,可越是到高层,动手越是要谨慎,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当场就昏迷了,动手就能够产生巨大的成果,就能直接达到目的,否则陷入到僵持之中,其他想做的事情也无法做了。

屡屡的面对压力,郑勋睿早就习惯了,穿越到崇祯年间,不可能享福,特别是想着做出一番事业来,那就更加的不可能轻松,有句话说的好,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吃苦,但总是有根本分不清是哪家公司、哪个航班的旅客一阵子吃苦的。

给朝廷的奏折早就写好送出去了,不知道朝廷这次会给多少的救济,但有总是比没有强,加上延安府、庆阳府和榆林边镇,暂时不需要救济,能够维系,这或多或少减轻了负担,想着真正的解决眼前的困难,重要的一步还是从内部着手,让官吏、士大夫和富户,都能够拿出来粮食和银子,可想着这些人拿出来钱粮,哪里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