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一般的动作
(感谢080327190929183、wang投出了宝贵的月票这是我们的项目,谢谢了。)

剿灭漕帮行动引发了巨大的震荡,对于漕运总督府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行动,但是对于郑勋睿本人来说,一切都”“哪里才刚刚开始,他来到淮安府城,出任漕运总督,这是很有利的,牵涉到郑家军的很多事情可以着手进行,而这些事情,绝大部分都是他在陕西无法做的,所以他要把握好每一次的机会,做好每一步的筹划,就说这剿灭漕帮的事宜,开头很容易,但想要完美收官,那就绝非简单的事情了。

漕帮一旦被彻底剿灭,漕运的民间管理,就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仅仅依靠官府来管辖,那是远远不够的,郑勋睿很清楚维持生计和科研经费这一点,接下来的漕运还要继续,第一帮运走的越转悠漕粮,仅仅十万石,还有九十万石的漕粮,在十一月之前必须运抵北方和京城。

若是认为剿灭了漕帮,抓住了过分贪墨的官吏,就认为万事大吉了,漕运就能够顺利进行了,百姓的负担就真正减下来了,那是大错特错,徐望华和文坤都说过,一旦不能够有替代的民间力量来好好的管理漕运,那么接下来的漕运,将陷入到相互厮杀的混乱之中,毕竟巨大的利”吴桐笑说益就放在眼前,会有很多疯狂的人扑上去。

征收漕粮的事宜,一样会陷入到又一轮的混乱之中,除非是有铁一般的规矩来限制各地的官府和官吏,否则继任者在利益面前,同样会陷落。

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漕运背后的黑幕,没有真正的打掉,也就是那些幕后的人还是安然无恙的,他们就是南方的士大夫、商贾等等,他们会在暗地里兴风作浪。挑起一端又一端的事宜,让漕运总督府无法应对,以至于耽误了漕运。

进入十一月,大运河北方段有些地方就可能结冰了,漕运将停滞,等待来年破冰之后。才能够开始,剩下的时间不足两个月,在两个月的时间之内,必须运送一百万石的漕粮,这是不能够耽误的任务。郑勋睿的时间不多。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摆平最为棘手的问题,否则后面将留下巨大的隐患。
突破口肯定是有的,郑勋睿也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否则他不会如此果断的动手,当然一切的事情,都需要努力去做,停留在口头上肯定是不行的。
<还要被条子找麻烦br />此次的漕运。只能够依靠郑家军将士完全不明白这是在开什么会了,三万多郑家军将士,分布在漕运沿线的各个码头。以及官府之中,由他们来负责维持漕运的秩序,但这只是权宜之计,只能够完成此次的漕运事宜,开年的漕运,必须要回归到正常。郑家军不可能继续从事漕运事宜。

各地被抓获的官吏,以及漕帮的帮主和骨干人员。陆续的押解到了淮安府城。

郑勋睿暂时没有理睬那些被抓获的官吏,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说。他只要稍稍想办法,就能够车现在就停在别墅外面让这些官吏死无葬身之地,再说漕运总督府可以直接处理五品以上的文官,那些知州、知县等官吏,郑勋睿在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本人又承认罪行的情况之下,可以直接处置,最终禀报给吏部就可以了,难一些的是抓获的几个知府,必须要落实罪证,送到京城的三司去处理,可这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郑锦宏等人一定能够办好。

郑勋睿关心的是漕帮的诸多帮主,特别引发他注意的是山阴帮的帮主,以及被同时抓获的几个商贾和读你的大眼睛书人,要知道这些人都是也许是到别人家顺便睡了在淮安的东林书院抓获的,这里面的平时儒雅得跟个坐办公室的似的意义就不一般了,这也是郑勋睿一直努力想要找到的真正突破口。

总督府腾出来的几间房屋,已经关押了很多人,郑勋睿暂时没有理睬,郑锦宏、徐望华以及文坤等人,正在按照他的意思,审讯那些官吏,仅仅五天的时间下来,就掌握了大量的证据,那些起带着各部门的头头脑脑获的账本,成为这些官吏贪墨的铁证。

这些官吏,平日里看起来耀武扬威,其实大都是软骨头,遇见事情之后,根本扛不住,很短的时间之内,什么都说出来了,还生怕说的不清楚,这些交待的情况,牵扯到大量的其他官吏,这些都成为了总督府掌握的铁一般的证据。

不过徐望华等人,暂时没有动漕帮的人,因为这是郑勋睿特意吩咐过的。

徐望华和文坤等人,已经整理出来了一部分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是牵涉到漕帮,以及南方的诸多士大夫和商贾的,有些甚至牵涉到了京城的高官,这些事情也请你们不用招呼我究竟该怎么处理,肯定是需要郑勋睿做出决定的。

当然这些材料上面反映出来的情况,目前来说都是绝密。

让郑勋睿倒吸一口凉气的是,郑家军从剿灭的漕帮之中,缴获的钱财价值超过了三千万两白银,这等于大明一年赋税的总和了,而且还从漕帮之中缴获了很多的武器,甚至有火炮,这说明漕帮的力量绝非一般了,也说明这么多年的这跟她一贯的平和忽然有了反差漕运,老百姓不知道遭受多少的盘剥勒索。

十月初三,第二批的漕船出发,运送的漕粮达到了四十万石,沿路护送漕船的,悉数都是郑家军的将士,已经知道淮安各地事宜的帮丁,这次非常的老实,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毕竟他们还没有得到太多的消息,相互之间也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联络,这个时候要是找岔子,那就等于是找死,再说他们的利益没有太大的损耗,此次的漕运,省去了投文过堂的相关费用,算算赚到的银子,可能比以前还要多。

看在银子的份上,谁会找无趣。

第二批的漕粮运送出去之后,郑勋睿松了一口气,他要开始亲自审讯那些漕帮的帮主了。

审讯的第一个漕帮帮主,是宿迁帮的帮主。

宿迁帮在漕运十大帮之中,力量属于下游的。

宿迁帮的帮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张的五大三粗的,看上去就是跑江湖的人,面对郑勋睿的时候,这个帮主很快就崩溃了,他根本想不到,总督大人会亲自审讯,所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说出了不少幕后的人,包括一些入伙的士大夫和商贾,这些人从漕帮之中获取利益,同时也利用各自所有的关系,为漕帮排忧解难。
<这是一包很可怕的东西br />至于说宿迁当地的官吏,几乎是全线陷落,此外就是负责卫漕的指挥使、千户和百户,也从漕帮之中获取了大量的好处。

宿迁帮帮主的交代,与他还无动于衷当地官吏交待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也完全印证了杨贺、王小二等人的调查,包括阿炳爷说到的诸多情况,漕运已经成为一条不折不扣的黑色产业链,各方从中获取好处,他们就好比是依附在老百姓身上的蚂蟥,不间断的吸取老百姓的鲜血。

郑勋睿第一个审讯宿迁帮的帮主,是为后面的审讯做准备。

徐望华、郑锦宏、杨贺、王小二和文坤等人进入东林书屋之后,郑勋睿脸色严肃的开口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审讯,你们也获取了大量的材料,可以说掌握了漕运的大部分黑幕,进入我想提醒你们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不管是掌握的什么情况,都不准泄漏出去,不能够让外界知道丝毫,这是我们掌握的最好利器,漕运黑幕背后的那些人,之所以不敢动手,就是不知道我们的底细,等到他们真正明白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第二件事情,对官吏以及漕帮人员的处理,不能够打击面太大,抓住其中主要的就可以了,尽管说这些人都对百姓犯下了罪行,可那是因为整个氛围的问题,若是所有人都惩处了,会让更多的人产生反抗的心理,我们惩治首恶,就能够宽慰不少人的心,接下来我们就要确立起来制度,一旦制度确立起来,再行乱来的人,那就严惩不贷了。”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在众人的预料之中,其实在审讯的欧升达对穿得像个花花公子的楚之洋道:“你小子发骚啊过程之中,大家也发现问题了,那就每年要给他抬上一千斤是牵涉到的人太多了,若是个个都去追究,那是没完没了的事情,会牵扯总督府衙绝大部分的精力,根本就不要想着做其他的事情了,所以说这里面必须要有处置的重点,那就是领头的人,以及背后暗中操控的人。

不过让大家感觉到奇怪的事情还是有的,那就是郑勋睿暂时没有对某些已经浮现出来的士大夫和商贾动手,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徐望华隐隐猜到了一些,他感觉到郑勋睿肯定会动手,但可能不是众人想象的抓捕或者是斩杀,也许郑勋睿会利用这些证据,直接控制南方大部分的士大夫和商贾,让这些士大夫和商贾服服帖帖,按照官府的要求做事情,而不是倒过来暗地里操控官府,才是真正目的。

再说了,士大夫和商贾的社会地位是不一般的,真正将南方大部分的商贾,以及一些有名望的士大夫都问罪了,恐怕最终不好收场,毕竟这些人在朝廷之中是有着不俗依靠的,动了这些人,就等于是彻底得罪了这些人背后的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