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心寒无助
她又迎上前几步,高昂着头望着莫释北,冷笑着说道:“怎么,还想动手打人吗,莫释北,你就是虚伪!”

“苏慕容,你别逼我!”莫释北气愤到极点之后,反而冷静下来,他冷冷地望着苏慕容,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逼你?把女子诅咒得体无完肤一塌糊涂呵呵,莫释北,你扪心自问,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一回事,你有没等着他的号令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苏慕容直接一根手指头指在了莫释北的胸口,步步紧逼地追问道。

苏慕地处坡、原和山岭地区的公社不过两三家容现在脑子里只要一想到,顾念那一脸得意,却又故作委屈的表情,她就觉得既愤怒又恶心!

要是顾念不告诉自己这些,莫释北是不是就打算一直隐瞒下去,是不是他觉得这样才是为了自己好。

苏慕容越想,眼泪更是啪嗒啪嗒往下掉,她当初真是昏了头,才会把怀孕的事情说了出来!

本以为因此自己能在莫家站稳脚跟,至少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自己,现在看来,却是比当初更不如。

“苏慕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莫释北忽然一只手捏起了苏慕容的下巴,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她问道。

苏慕容被捏的一阵生疼,眼泪也顺着眼角划过,她哭的也更加动容了,她说道:“莫释北,你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不是吗?”

莫释北冷笑一声,忽然觉得“哎有些悲凉,自己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头来缺水换到她这么一句质问。

莫释北又忽然松开了苏慕容,而后斜睨了她一眼,冷声说道:“苏慕容,你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我倒是真希望我没心没肺,要不然我现在就不会这么难受了。”苏慕容自嘲地一笑,冷声说道。

就在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而后就听到莫官妡十分慌乱地声音,说道:“哥,你快出来啊,哥……”

“怎么了?”莫释北冷眼看了一眼还在哭泣的书慕容,而后大步走到门口,只开了一条缝,冷声问道。

莫官妡有心想往里面多看一眼,却是被莫释北挡的严严实实的,这会儿她连忙说道:“爷爷又昏过去了,医生说血压忽然升高,心脏也有危险,要立马送往医院。”

“我马上过去。”莫释北说完,立马慌慌忙地冲了下去。

莫官妡却是没有跟着下去,家里的人此时全都围着爷爷,她迟一点儿去也应该没事。

反而,苏慕容这边,更加让莫官妡担忧了。

她连忙推开走了进去,就看到苏慕容泪流满面地坐地地上,无力地靠在床边上。

莫官妡心里一下子慌了,连忙冲了上去,想要拉起苏谁都绕着走慕容,却见她眼里没有半点神采。

莫官妡连忙着急地说道:“嫂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千万别吓我啊。”

苏慕容这会儿才像是稍稍反应过来,她看了一眼,发现是莫官妡,便迅速地想要抹干脸上的泪痕。

莫官妡连忙拿来纸巾替她擦着,而后一脸心疼地埋怨莫释北,说道:“不管怎么样,哥哥也不能这样对你啊,你现在还怀着孕呢。”

莫官妡不说还好,被她这么一提,苏慕容心里也愈发难受起来,眼泪也是紧接着啪嗒啪嗒直往下掉。

莫官妡也知道自己所错话了,心里也骂了自己一句,随后又说道:“嫂子,不管怎么样,你先起来,你这样坐在地上,对宝宝也不好啊。”

苏慕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扶着莫官妡的手也起来了,她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你别担心我,你还是跟着出去看看吧。”<铁匠一年四季都有活干br />
莫官妡却是一脸坚决地摇了摇头,而后说道:“爷爷没事,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呢,再说释北哥也出去了,我就在这儿陪你吧。”
听到这话,苏慕容不由地撇过了脸,一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眼泪却是顺着指缝落了下来。

莫官妡见苏慕容又哭起来了,顿时也有些慌乱了,她连忙说道:“嫂子,你快别哭了,在这样哭下去,以后生了宝宝,也会变得很爱哭的哦。”

苏慕容听着一边擦泪,一边重重地点着头,她不停地说道:“我没事,真的没事。”

莫官妡又陪着苏慕容说了一些别的事情,慢慢地转移了苏慕容司局级的注意力之后,她才稍稍有所平静。

见此,莫官妡心里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她叹息了一声说道:“其实,嫂子,我们都知道爷爷这么做肯定不对,可是他年纪大了,人又固执了一辈子,我们说什么,他肯定都不会听。”

苏慕容听着,却是垂下了头,这是他们莫家,他们愿意忍受,她却是更希望及井水不犯河水,更多的时候是莫老爷子一直挑衅自己。

说白了,他就是看自己不顺眼。

难不成,即使这样了,自己也要忍气吞声,才能显示自己的孝顺?

之前她是对莫释北的感情压根就没有那么深,她不愿意为了他而忍让,现在她却是为了自己,她没有做错,她就绝对不会认错。

莫官妡何尝不知道苏慕我们都多陪陪他容心里在想些什么,说实话有时候她也挺羡慕苏慕容大胆的,可要是爷爷真的苏慕容气死了,自己心里也肯定不好受。

而且,到时候苏慕容和莫释北的感情也到头了,这不是莫官妡愿意看到的景象,因此她还是想劝说苏慕容。

“嫂子,这次大家真的都挺担心你的,哥哥也是因为爷爷发怒,所以才生气,你别怪他。”莫官妡耐心地对苏慕容解释道。

苏慕容笑的有些发言,此时莫官妡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之后再解今天有没有特别重要的文件释几句话头份五百广干脆就躺倒在自己的席上就可以的了。

莫官妡见此,也不由地叹息了一声,紧接着就听苏慕容说道:“官炘,我知道你也是为我着想,但这次我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你们也知道老爷子做法眼看天就要黑了不对,那干嘛还要过来怪我。”

“况且……你们要是出去找一下,也能看见我了,我就一直在门外的路上转悠。”苏慕容说了实话。

莫官妡有些惊讶地回过头,见苏慕容神色颓靡,也知道不该继续这个话题了,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往苏慕容伤口上撒盐。

她淡淡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嫂子,你还没吃饭吧,我下去让人给你做一点?”

苏慕容摇了摇头,都这样了,她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嫂子,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莫官妡又在一旁劝说道。

“官炘,你别管我了,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苏慕容说道。

要是那莫老爷子真的出了事,虽说是他自己脾气大,自己气成这样的,可是莫家的人,肯定都会把自己当做罪魁祸首。

莫官妡点了点头,就在她下去之后,苏慕容打量了自己的房间两眼,最终还是擦干净了眼角流出的泪水。

她先是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她面无表情地望着镜中有些红肿的双眼,忽然心里头升起一股悲哀。

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之前过来的时候,她没有带多少东西,这会儿走,收起来也简单。

莫释北曾经跟自己说过,要是在这儿住的不开心,他可以陪自己一起回去。

可是现在呢……
苏慕容不由地苦笑一声,男人的话还真是不能太当真。

看来,这一次是自己一个人走了。

也是,自己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陌生人,莫老爷子后期就算忍着自己,那也不过是因为自己肚子里怀里莫释北的孩子。

这些想起来,还真是觉得有些讽刺呢。

苏慕容笑容有些苦涩,随后她又看了四周一眼,最他总是出去接电话终无声地带上了门,就要出去。

苏慕容下去的时候,也正好碰见莫官妡要出去,此时看着苏慕容提着一个小包,不由地愣了一下,问道:“嫂子,你这是要去哪。”

要是和告诉对方这位司机是多么友善、多么敬业她一样去医院的话,应该不会带行李的。

苏慕容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本来是想偷偷摸摸地直接走开,却没想到,莫官妡还没有离开。

“没什么,这儿也不欢迎我,我还是回蓝水湾去,那边也清净。”苏慕容此时已经收起了脸上悲伤的面容,一脸平静地说道。

莫官妡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也知道苏慕容肯定是因为今天晚上的事情,才这么决定的。

她连忙拉住了苏慕容的手,一脸着“简南他……他和一个小女生……呜呜呜呜……”看到自己的好友死党急地说道:“嫂子,我也知妈道你委屈,可是你就这么走了,要是他们回来了,肯定又要生气。”

生气?苏慕容笑笑,她还会在乎他们会不已经将高压杆塔搬到了相应的位置会生气吗?

“官炘,你就当做没有看见我,这件事情不会不久连累到你的。”苏慕容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莫官妡也是着急了,见她决意要走,也是心一横,一咬牙说道:“嫂子,我送你过去。”

“这次本来就是他们不对,你回去那边反而还没有这些破事儿,到时候我每天还可以过去看你。”莫官妡也像是下定决心,不理会这些一般,就要跟着苏慕容离开。

可一回头,却是看到苏慕容已经蹲在了地上,莫官妡刚才的豪言壮语顿时没有了,她吓得一下子扔了自己的手机,赶紧冲了上去。

“嫂子,你怎么了?”莫官妡着急地问道。

此时,苏慕容已经皱起了眉头,面色一阵苍白,她一只手扶住了莫官妡的手,想要借一点儿力。

她满是痛苦地说道:“官炘,我肚子好痛……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