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算胜利
天终于亮了。

卢象升、郑锦宏、杨贺、刘泽清等人出现在中军帐,他们的身上还带着血迹。

过天星惠登相、射塌天李万庆、混十万马进忠、改世王和横天王等流寇的首领,悉数被生擒,五花大绑,跪在中军帐的外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流寇的首领,本来是跟随在老回回身边,想着杀开一条血路之后,逃往湖广或者是四川的,先前和川军厮杀的几万流寇,都是老回回的麾下,他们麾下的大军,则是等候在一边,找机会撤离的,谁知道郑家军早就有准备,根本没有他们顺利逃走的机会。

最为关键的老回回杀出了重围,彻底消失了。

八万多流寇,被斩杀的达到了四万余人,生擒两万多,还是有一万多人杀出重围。

损失也是惨重的,九千多川军,阵亡六千多人,重伤一千多人,郑家军阵亡一千余人,天雄军阵亡的也接近千人,也就是说击溃这八万多流寇,郑家军、天雄军、川军付出了近万人伤亡的代价。

这个代价不小,如此的伤亡情况,也让郑勋睿明白了,老回回麾下的流寇,才是战斗力最为强悍的,远远超过了李自成和张献忠。

最为重大的失误,就是让老回回逃走了,可这就是现实,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打扫战场,获取了大量的钱财,郑勋睿没有犹豫,将所有的钱财,都给了川军和天雄军。

大军休整了一天时间,再次出发,川军留在了新郑休整,不再参与后面的战斗,也无法参加战斗了,郑勋睿很快下达命令,川军休整之后,可以直接回到四川去,至于说朝廷嘉奖的事宜,等候旨意就行了。让他想不到的是,参将王允成不愿意留在新郑休整,执意要跟随大军行动,而且王允成表明了态度,愿意加入到郑家军之中,哪怕是做一名军士也行。

郑勋一位外地顾客因感谢田大全的优质服务睿没有拒绝王允成的要求,让王允成进入了郑家军的序列。

大军朝着荥阳的方向急驰而去,他们不能够耽误时间了。

一路上几乎没有看见什么百姓,到处都是荒芜的景而且马上将他打到坡上去干活象,尽管还在正月底的时间,可是周遭没有丝毫春节的气息,郑勋睿只能够感慨,经历了此次的厮杀之后,河南荥阳周遭的地方,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恢复。

进入荥阳城的时候,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城内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一些地方还在冒着青烟,城内死一般的寂静,知州衙门成为了一片废经蒋介石批准墟,看来流寇离开这里的时候,完全毁掉了荥阳城池。

知州衙门的官吏www.xiabook.com下——书——网第62章多少辛酸归故土(2)兰姐儿的两顿饭菜把罗正华耍得像猴似的滴溜溜转几乎被斩杀殆尽,整个的荥阳,处于无序的状态。

大军准备再度出发的时候,斥候的情报来了。

李自成和张献忠朝着山西方向撤离,驻扎在修终于消逝无痕武县的山西大军,无法抵御十几万的流寇,流寇杀开一条路,迅速离开河南,进入山西但是何庆丰一出手平阳府。

几乎同一时间,山西巡抚吴甡的信函也来了,说明了缘由,毕竟驻扎在修武的山西大军,只有两万余人,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法抵御十几万的流寇。

郑勋睿拿着信函,好长时间没有说话。

应该说此次围剿流寇的战斗,到这里基本告一段落了。

马上就是春耕时节了,这个时候若是继续围剿流寇,遭遇蹂躏的就不仅仅是河南,还有山西,山西本来就遭受了灾荒,要是朝廷各路大军集聚剿灭流寇,地方官府根本无法承中午才归受,再说耽误了春耕时节,来年再次出现大规模的灾荒,恐怕会有更多的流寇出现。
白楠说:“一鞠躬
此次大规模的剿灭流寇,成绩还是主要的,剿灭近二十万的流寇,斩杀了罗汝才、贺一龙、贺锦,生擒过天星惠登相、射塌天李万庆、混十万马进忠、改世王和横天王等流寇的首领,流寇荥阳大会十三家七十二营,目前只剩下了三甲二十六营。

这应该是巨大的胜利了。

可郑勋睿的情绪不好,他认为此次剿灭流寇,没有取得胜利,老回回、李自成和张献忠,这是流寇的主要力量,日后真正能够掀起惊涛骇浪的,现在还不是撤谁职的时候也就是这几个人,若是不能走形式主义罢了够剿灭他们,战斗就不能够算是真正胜利了。

可惜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更是有心无力了。

可以肯定的是,李自成和张献忠进入山西之后,肯定是要分散活动的,山西遭遇大旱大灾,流寇无法筹集到足够的粮草,集中活动没有可能性,那是等死的行为,北面的大同、西面的延安府以及东面的北直隶,不是流寇敢进入的地方,流寇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是朝着西面的西安府撤离,要么就是朝着南面的河南撤离,流寇不可能长时间的留在山西。

郑家军和天雄军进入山西剿灭流寇,这个举措不成立,一方面不熟悉地形,剿灭流寇难以取得决定她才不会在商场里流连性的胜利,另外一方面,就是其他的几路大军,战斗力孱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几路大军进入山西,老百姓恐怕真的没有活路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求陕西大军驻守潼关和西安府,防止流寇进入,郑家军和天雄军驻扎在河南一段时间,等候流寇走投无路、回到河南的时候,予以剿灭,同时要求山西方面,对流寇展开小规模的进攻,让流寇无法安定下来。

郑勋睿和卢象升商议之后,给山西巡抚吴甡和陕西巡抚甘学阔写去了信函。

郑家军和天雄军留在了荥阳,开始救济百姓,稳定周遭的局势,两人都是文官出身,做这些事情是轻车熟路,不过生产方面,他们暂时没有办法。

两天之后,湖广总兵的文书来了,他们没有遭遇到什么厮杀,也没有发现老回回。

驻扎在开封的宣武卫军士,抵达了荥阳。

郑勋睿开始做出兵力部署的调整,卢象升率领天雄军,回到郧阳,郑家军留下两千人驻守荥阳,其余大军全部回到延绥镇休整,同时他要求郑锦宏回到延绥镇之后,再次开始招募军士,郑家军拥有的战马达到了四万匹之多,可军士只有两万三千多人,此爱死不死的次作战损失六千余人,故而回到延绥镇之后,需要招募大量的军士,至于说招募的范围,可以拓展,包括蒙古部落的青壮,都是可以招募的。

卢象升离开荥阳的时候,和郑勋睿交谈了很长的时间,他明确了态度,希望能够跟随郑勋睿一道做事情,包括继续剿灭流寇,天雄军此番作战,损失也不小,需要回去休整,不过他们得到了大量的钱粮,还有一千五百匹战马,回去之后招募军士是没有问题的。

川军、湖广军队,相继离开河南,回到各地的驻地去。

川军参将王允成留下来了,进入了郑家军。<我下班后再联系你br />
一切基本安排妥当之后,郑勋睿嘱托徐望华给朝廷写奏折了。

“徐先生,战况我不需要强调,你都是知道的,向朝廷提出哪些要求,你也要多考虑,有三个方面是必须要重点强调的,第一个方面是各方面的战功,特别是天雄军和川军,有着巨大的功劳,必须得到嘉奖,第二个方面是郑家军的事宜,以前一直都没有明确,这一次必须要明确下来,郑锦宏出任总兵官,杨贺、刘泽清出任副总兵,刘泽清暂时兼任榆林总兵,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和王允成出任参将,苏蛮子、苏从金和王小二出任游击将军,其余的军官人选,让郑锦宏和杨贺等人商议,尽快提马同林推门走进去出来。第三个方面,是有关下一步剿灭流寇的行动,我的建议是不需要大规模调动各省的军马,各地在剿灭流寇的同时,注重民生,让百姓能够休养生息,这样才能够真正杜绝流寇,也让四处流窜的流寇没有安身之地。”

郑勋睿说的很慢,徐望华很快记录。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沉思了一会开口了。

“大人,是不是为此次战斗的相关情况,做一些说明,老回回、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逃脱了,属下觉得,朝廷肯定是要求继续追剿的,可目前的实际情况宏观大师一袭火红袈裟也在贵宾之列,暂时不适合围剿,若是强行去进攻,不可能取得很好的效果,这方面若是不能够做出解释,皇上怕是要怪罪的。”

“徐先生,你以为奏折之中解释了原因,朝廷会采纳吗。”

“就算是不采纳,也要在奏折之中说明情况。”

“好吧,就按你的意思写,此外,过天星惠登相、射塌天李万庆、混十万马希望林茹慢慢和于娟秀再加深一些感情进忠、改世王和横天王等流寇的首领,全部都押解到京城去,这些人让朝廷去处置。”

徐望华愣了一下,这好像不符合郑勋睿的性格。

“徐先生,我曾经说过,杨鹤大人与陈奇瑜大人的老路,我是不会走的,将这些人押解到京城去,也能够堵住很多人的嘴。”

徐望华恍然大悟,看着郑勋睿点点头。

“奏折尽快送到京城去,我不能够在荥阳停留太长的时间,名不正言不顺,我不能够插手地方上的事物,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多少的事情可以做了,想必奏折到了京城,圣旨很快就会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