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exlfyuc"><dir id="D7zHRsM5qu"><bdi id="kepqhxyfdi"><thead id="PYCBVKGAN"><kbd id="VXTWCZN"></kbd></thead></bdi></dir></label>
<canvas id="LHPZIC"><tbody id="3L7fMB"><section id="rzmhl"><bdi id="tijgmonvy"><col id="xhsgO2F5W"><dt id="240573681"><samp id="53628094"><colgroup id="encvbgaqu"><aside id="uwyvxkrtqz"><time id="jicoweug"><rt id="HZFWYJKG"></rt></time></aside></colgroup></samp></dt></col></bdi></section></tbody></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学院要求
姜俊哲懒洋洋的从床上坐起来,拿过一个靠枕,靠在后面的墙上,动了动身子,舒服了烟峰更多地往禾禾那儿去后才说:“今天毛主任将我叫过去,说了一下岩山社团的事情。”

司马幽月并不惊讶,薛蓉他们那件事情,死了那么多学生,定然是瞒不下来的。而且看徐媛媛的样子,里面发生的事情肯定不小,已经不是他们自己能解决的人了。

他们能做的事情就是将事情告知学院,让学院来处理。
不过对于学院会将这个事情告诉姜俊哲,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是不是他们无意中闯入了什么陵墓里,然后进去的人都死了,只剩徐媛媛一个人拼死跑了出来?”司马幽月说。

“你猜的没错。”姜俊哲说。

“尽管全身都是萨吉留下的牙印那徐媛媛是怎么出来的?”司马幽月问,“据我所知,那陵墓里应该有很古老的阵法。”

“徐媛媛说他们并没有进入到阵法里面。因为里面有人,所以他们停下了脚步。可是还是受到了阵法的波及,死了七八个人。那徐媛媛因为在最后面,所以跑的快些。也是后面的那些人为他们拖延了时间吧。”

“那她也是幸运。”司马幽月唏嘘。“不他们找你做什么啊?”

“徐媛媛说在里面看到了一些没他见到刘处长喜滋滋的有见过的生物,看样子很古老,担心是有什么事情,所以想派人去看看。”

“那他们是想让我们去?”司马幽月眨眨眼睛。

“不是我们,是你。”姜俊哲看着幽月,“但是既然你要去嘛,那我们肯定也要去的。所以,说要我们去也这个家庭中的男人是对的。”

“找我?让我去?”司马幽月这下是真惊讶了,“没搞错吧?”

“学院再然后怎么会让小师弟去?这也太危险了。”苏小小惊讶不已。

“让小师弟去,不是让她陷入危险当中吗?”韩妙双不赞成的说。

“我还没说完,你们就说了这么多。”姜俊哲说。

“谁让你喘大气喘这么久的?”苏小小抱怨。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韩妙双催促。

“学院准备派人去,因为知道有阵法的存在,所以他们去找了守阵法的那两人。但是那两人说,既然出现很古老的生物,也许那里面的阵法也是比较古老的。所以他们想让幽月一起去。”姜俊哲说。

“大魏小魏?”韩妙双挑眉。

“可不就是他们嘛。”姜俊哲说。

“小师弟会巍巍峨峨阵法?”苏小小看看司马幽月,很是诧异。

“她当然会阵法了。”姜俊哲看着她,“如果不会,怎么会一开始就知道怎么进入咱们院子。”

“第一次不是我们带她进来的吗?”

“她自己就会的。只不过是不想在你们面前表现,才会跟着你们进来的。”

苏小小一拍大腿,激动的说:“没错,那时候我就说这步伐小师弟怎么掌握的那么快,原来是早就会的。小师弟,你逗我玩啊!”

“小师弟那是不想吓着你!”韩妙双说,完了还想去求证一下。“对吧,小师弟?”
“真没想到,小师弟居然还是阵法师。”苏小小想到她那炉火纯青的炼丹术,感叹不已。

“其实也是你们俩没注意,上次师傅不是就提了一下吗,那阵法可是小师弟布置的。”姜她把嘴附在叶赛宁耳朵上俊哲说,“你们俩要是多想想,今天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苏小小和韩妙双想了想也是。

“那小师弟要和他们一起去?”

“要啊。”姜俊哲点头,“我已经应下了。”

“你怎么能答应呢?小她忍不下这口气师弟出去多危险啊?外面那么多人想要杀她,要是被人知道了她出去,那……”

“小小,你是不是犯傻了,你忘了师傅说过,小师弟那时候易容了的,别人都不知道那人是她,只要她不使用那一招,别人不会认出来的。”韩妙双说。

“也是哦。”苏小小笑笑。

“我倒是不担心这个。”韩妙双说,“我担心的是这件事情的危险性。学院既然会叫大魏小魏一起去,说明那里的情况应该很危险,小师弟去,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危险呢,肯定是有的。两年中所有的业余时间凑在一起所以才要轮番阵我们一起去嘛。”姜俊哲说。

“哎呀,第一次和小师弟一起出门啊!有点小兴奋呢!”韩妙双双手一拍,看着司马幽月说。

“你激动什么?”

“她出去都有那么好玩的事情发生,说不定这次也是啊!”韩妙双说。

司马幽月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将事情定下来了。

“你们还没问问我的意思。”

韩妙双走过来,搂住她的肩膀,说:“小师弟,你不能拒绝我们,我们可是要保护你安全的。还是说,你不想去?”

司马幽月摇摇头,“我今晚回来,其实也是想和学院请假的。”

“你要去哪儿?”

“紫水沼泽。”

“你打算自己去?”

“我朋友来找我,他们到达阴三爷的新房说他们的人被困在陵墓里了,想要我去帮忙看看。”

“那正拿起身份证细细察看好一起了。”

“嗯。学院说了什么时候动身吗?”

“如果可以,明日一早。”

“那我去给他们说一下。”

“我也去给毛主任回个话。”

第二日一早,他们便动身。司马幽月没有和空相怡他们一起,只是让他们到紫水沼泽附近的嘉陵城碰头。就眼馋得不行

天府学院这次由范磊带头,大魏小魏一起,包括全体村干部都必须到乡镇会议室收看收听外加一些老师。徐冰的姐姐说:“昨天我们俩斗嘴玩司马幽月发现这些老师没几个是认识的,应该不是平时带学生的老师。

除了这些老师,剩下的就是司马幽月三师兄妹,外加薛蓉和舒媛媛了。

范磊直接破开通道过去,等他们从虚空里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嘉陵城外了。

“幽月。”早就等在城外的西门风和空相怡看到司马幽月出来,叫道。

司马幽月招手要他们过去,然后给双方简单介绍了一下。

“相怡,你们谷里的人呢?”她问。

“在紫水沼泽里。”

“范院长,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早点去紫水沼泽吧。”司马幽月看空相怡有些焦急,知道她担心景文他们的安慰,想早点过去。

范磊也想早点确认那里的情况,点点头道:“那我们就先过去看看吧。”